<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尹建莉 活著 可愛的骨頭 何建明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張頤武:網絡文學走過20年

                  作者:張頤武   發布時間:2017年05月11日  來源:文匯報  

                  110511_p39_b

                  2001年,北京人藝將《第一次的親密接觸》搬上話劇舞臺,由陳好飾演輕舞飛揚。在網絡尚不普及,聊天室是網絡社交代名詞的時代,當時還是在校生的陳好憑借這一角色一夜成名,紅遍大江南北。這臺話劇的劇照和海報還入藏北京人藝戲劇博物館。(圖/北京人藝)

                  110511_p40_b

                  電視劇《瑯琊榜》,無論是首播還是重播,都獲得了很高的收視率。這部2015年拍攝的電視劇,脫胎于同名網絡小說,由作者海宴首發于起點中文網,并推出過多個版本的實體書。

                  1999年,被認為是華語網絡文學起點的痞子蔡的小說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在網絡流行一年之后,出版了紙質版,當時是我為這部書寫了序,題目是 《讓時間去說》,表達了對于網絡文學未來的樂觀的期許。從那時到現在時間已經過去了十八年,時間真的說了許多許多。

                  現在中國的網絡文學已經變成了不可忽視的重要的文學現象,已經成為了年青一代閱讀不可或缺的文化資源,也對影視劇的創作等方面產生了巨大的影響力。同時從世界文學的角度觀察,以中國為中心的以中文寫作的網絡文學可謂是一枝獨秀,它的成熟的程度和獨特的運作方式都是世界其他語言的文學難以比擬的。現在看來,中國的網絡文學在整個全球的文學發展中,也有了自己的獨到地位和意義。

                  網絡文學成為一種改變我們閱讀方式的巨大的現實方向

                  從華語網絡文學的“前史”來看,應該說是一些20世紀90年代初中期就接觸到網絡的海外留學生,他們開辦的一些網站只是把一些散文、詩歌和小說等發表在網上。后來有影響的紙面文學作家閻真的第一部長篇小說 《白雪紅塵》 就是先在海外的網絡中發表。但人們都把華語網絡文學的真正起點視為1998年痞子蔡的 《第一次的親密接觸》的網絡發表和流行,這可以說是真正具有網絡文學的特點的作品。它的隨性的風格,放松的表達和與青春生命的感情緊密聯系的故事,都具有和傳統的紙面文學非常不同的特點,而它的讀者也開始把網文和傳統的文學寫作相區分,有了明確的網絡文學意識。從此開始,網絡文學快速發展。

                  網絡文學的發展可以粗略地劃為三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網絡文學的發軔期,這一時期是20世紀90年代末期到21世紀的最初幾年,網絡文學開始建立自身的類型屬性,已經出現了諸如今何在的 《悟空傳》這樣的重要作品。也有了諸如青春懷舊,奇幻玄幻等等重要類型。一些網絡小說的所謂“大神”開始出現,網絡小說也有了自己的穩定的、以青年為中心的相對較小的閱讀群體。后來涉入傳統寫作的安妮寶貝、李尋歡、邢育森等也都是那個時期出現的網絡作家。第二個階段是大概從2004年左右到2010年,這可以說是網絡文學的發展期,這一階段網絡文學的發展更加迅猛,讀者迅速擴大,一些后來成為影視劇改編源頭的超級IP很多都出現在這一時期。各種新的類型層出不窮,形成了巨大的影響力。如穿越、職場、盜墓等類型都有很迅速的發展。第三個階段大概在新世紀的第一個十年之后開始,這可以說是網絡文學的成熟期。這一時期一面是網絡文學已經成為和紙質文學“雙峰并置”的時期,可以說網絡文學已經建立了自己獨特的文學的體系,也已經受到了社會的廣泛關注。同時也成為影視改編的重要的來源。現在看來,很多重要的影視作品都來自網絡文學的作品,這些超級IP對影視文化的發展形成了巨大的影響。像 《甄嬛傳》 《羋月傳》 《花千骨》 《瑯琊榜》 等等作品都是網絡文學的作品。而像一些依賴微博等新的媒介形式的小說,如張嘉佳的現實題材短篇作品也開始受到讀者歡迎。網絡文學已經突破了原有局限,變成了文學未來發展的關鍵的部分。我們可以發現,現在的年輕的作者和讀者很多都是在網絡的文學空間中寫作和閱讀的。

                  從這些年的發展來看,網上閱讀文學作品已經和紙上閱讀并駕齊驅,成為一種具有吸引力的文學閱讀的新的形態。今天,網絡文學一面依托專業的文學網站,這些網站發表的作品已經有相當的數量,其中不少網站的讀者群相對穩定,讀者在其中不斷發現不少好的作品,引起流行的風潮,如閱文集團在當下就起到了重要的作用。另一面則是許多重要網站也在發表文學作品,也吸引了不少讀者。當年一些理論家設想的大家共同在網上創作的實踐并沒有取得備受矚目的成績,寫作仍然是一種個體性的創作活動。但網絡寫作和網絡閱讀已經構成了中國文學的引人注目、值得高度重視的現象。這種文學現象給予我們的啟示不僅僅是在本土的,也是值得世界關注的。中國網絡文學走向世界的成果也為人們所矚目。在一些和中國臨近的新興國家如越南,中國網絡文學的流行就是一個引人注目的重要的現象。

                  這些年來,伴隨著網絡的普及,網絡寫作的新的商業模式也開始日趨成熟,現在網絡文學也不再僅僅是文學愛好者的自發行為了,它業已成為一種新興的出版業,一種改變我們閱讀方式的巨大的現實方向。網絡所具有的公眾參與的特性決定了它必然是一種大眾的媒介。隨著網民數字不斷的爆炸性增長,網絡文學的空間的擴大也極為迅速,特別是青少年讀者幾乎從開始自己的閱讀時起就依賴網絡生存。網絡當然也是他們閱讀的一種主要的來源。像盛大文學和閱文集團這樣的網絡文學出版供應商也應運而生,成為了網絡文學發展的重要推手和支撐力量。而年輕白領和青少年讀者的新的閱讀習慣的生成則是它發展的前提和條件。

                  網絡文學既是一個擁有非常廣闊讀者群的文學現象,也是不少以寫作為志業的年輕人的生活方式

                  網絡文學現在已經形成了和紙質文學不同的文學特性:

                  首先,網絡寫作為中國正在方興未艾的“類型”化的文學提供了廣闊的園地,網絡中諸如玄幻、穿越、盜墓等“架空”類型的小說,給了許多青少年讀者新的想象力展現的可能,同時也獲得了許多忠實的讀者。與此同時,如表現年輕讀者在人生中所遇到的個人問題和挑戰的小說如感情、職場等小說也受到了歡迎。這些小說“類型”在傳統的文學評價系統中地位不高,處于邊緣。而網絡的崛起其實正是和中國的高速發展的時期同步,這就為這樣一些小說類型在傳統的紙面出版業尚未意識到其新的趨勢的空間中有了重要的作為。

                  網絡文學形成了以超大型作品和短小的故事分立為特性的寫作路徑。網絡文學的大作品普遍都是幾百萬字,而小作品一般都短小而精彩,如“睡前故事”等都在千字左右甚至更短小,或抒情或幽默。可以說,手機時代,移動屏幕上的閱讀,正在向兩極變化,長的越長,短的越短,要么閱讀上百萬幾百萬字的大部頭,要么閱讀段子。

                  網絡文學和青少年讀者之間的緊密的聯系,其實會對未來文學的發展形態產生重要影響。這些新的形態是和網絡文學的讀者的構成緊密聯系的。網絡閱讀的讀者主要是青少年讀者,他們的閱讀趣味實際上支配著網絡文學的走向。于是網絡文學就天然地具有“80后”和“90后”的文化烙印。他們沒有歷史重負,更注重表現自我的想象力和個體生命的細微感受,也從自身的角度理解和關注社會和全球問題。

                  網絡文學也創造出了自己的具有特色的收入模式和良性運營的路徑。讀者和作者的關系也遠較傳統紙面文學緊密,雙方在網絡上互動頻繁,作者對讀者的需求非常熟悉,讀者對于作者的影響也是即時性的。作者每天在網上要貼出自己作品的當日的部分,而讀者每天的追捧閱讀和品評也非常及時。這樣的一種通過網絡互動創造了一種新的讀者和作者的關系,這是傳統的紙面文學不能比擬的。

                  網絡文學既是一個擁有非常廣闊讀者群的文學現象,也是不少以寫作為志業的年輕人的生活方式。從全球看,以中文寫作的網絡文學的活躍程度、讀者數量、影響力和鮮明的特色都是其他語言的網絡文學難以匹敵的。中文網絡里通過早期的借鑒和模仿,已經形成了獨到的模式。這和阿里巴巴、微信等一起組成具有本土特色的網絡文化的創新的一部分。許多網絡文學作品也為后來的影視改編等提供了素材和原本,不少青年人喜聞樂見的影視作品都來自網絡文學的改編。當然網絡文學的作品也還良莠不齊,有些作品顯然已經具有了獨到的文學價值,也有不少粗制濫造之作。但社會和公眾以及傳統的文學界已經需要對十多年來中國網絡文學的發展予以高度的重視,也需要對它的未來發展有持續的關注。這既是一種基于互聯網的新的文化想象力的涌現,也是中國文化中經過年輕人創造的文化形式,它尚不成熟,但其生命力旺盛,也具有對于世界其他社會文學難以比擬的活力。關注其未來發展,為其健康發展提供更多的空間,應該是社會所關切的。

                  (作者為北京大學教授)

                  相關鏈接

                  一邊是“穿越玄幻”“無限流”等制造的代際審美落差,一邊是改編成游戲和影視劇的全媒體覆蓋,網絡文學早已不再是小眾圈子文化。不過,在用3億閱讀人群說明它的影響力的同時,網絡文學有時依然需要面對一些作品有厚度沒深度的質疑。

                  網絡文學會如何發展,作者、讀者,資本、平臺,學界內外,既在尋找答案,也在左右著答案。

                  眼下,一批兼具故事性,又具備傳統純文學意義上的人物刻畫、人性探索、生活思考的網絡文學作品的出現,讓不少學者開始討論網絡文學類型小說的轉型升級,網絡文學2.0時代,或許正隨著一批優秀作品走近我們。我們在這里選取三部當下人氣較高的代表作,以及有關它們的評論。

                  110511_p41_b

                  《雪中悍刀行》

                  作者:烽火戲諸侯

                  點評:如張擇端畫 《清明上河圖》 一般,用工筆畫下 《雪中》 江湖的每個人

                  類型:玄幻武俠

                  網絡發布平臺:縱橫中文網

                  實體書出版社:江蘇文藝出版社

                  《雪中悍刀行》 自2012年6月起連載,2016年8月發表最終章 《小二,上酒》,共計450萬余字,完結當月居縱橫小說網男性讀者頻道小說月票榜第7位。并于2015年獲首屆華語網絡文學雙年獎銀獎。

                  《雪中悍刀行》 被評論界視為充滿了武俠寫作的野心,尤其是在當下武俠類型寫作式微之際。和很多架空玄幻一心一意談愛情或心無旁騖練神功不同,讀者在小說中不難讀出作者借鑒了春秋、戰國以及魏晉的歷史背景,因此,有評論說這部小說以借鑒自歷史與武俠的經典人物,塑造出了宏大又悲涼的氣氛。

                  “作者烽火戲諸侯想要如張擇端畫 《清明上河圖》 一般,用工筆畫下《雪中》 江湖的每個人,無論是傷心又無能為力的母親、一生不離沙場的老卒,還是永遠出不了頭的江湖客……”網絡文學研究者陸正韻這樣評價 《雪中悍刀行》,認為其充滿了市井味。作品中的高人確是高人,然而不是出塵的高高在上,而是走下了神壇的柴米油鹽,有悲涼與無奈;小人物還是小人物,但卻不再是一晃而過的面目不清,他們也在認認真真地活著,也有遠志與豪邁。《雪中》 的江湖是“人”的江湖,而不是武林的江湖。

                  作者烽火戲諸侯的文筆也獲評頗高,比如有讀者認為其寫王府之景,避開了王府的龐大,用一筆帶過全景,著力于聽潮湖與聽潮閣,營造出萬鯉翻騰,樓閣獨立的奇景,而其極致精彩之意境便是寫白狐兒臉于聽潮湖前雪中弄刀,激起一湖飛雪,美人風姿與雪中悍刀,相映成趣,得成畫卷。

                  110511_p42_b

                  《擇天記》

                  作者:貓膩

                  點評:強調“順心意”是活得心安理得,而活著就應當敬畏一些東西

                  類型:玄幻武俠

                  網絡發布平臺:騰訊文學

                  實體書出版社:人民文學出版社

                  《擇天記》 于2014年5月正式在騰訊文學連載,眼下同名電視劇正在熱播。小說在主人公陳長生自出生便患有重病,不得不直面死亡逼近的背景下展開,卻沒有茍同“病久了就是命”。陳長生沒有抱怨、絕望,想方設法活下來。正因為如此,有了“生命”不同于“性命”的演繹。

                  有評論認為,小說中的陳長生選擇了一種看似圓融、實則主體性極強的人生態度:順心意。這在小說中被解釋為“心安理得”。理得是心安的依據。“順心意”的背后,立著簡單樸素的道理。“作者提出設想:人是應當敬畏一些東西的,比如‘世人抬頭便能看見的是星空,以及內心深處的那片光明’,而‘那片光明或者是道德,或者是原則,或者是愛情,或者是親情,或者是一頓煎蛋面,或者是身體里的血’。”

                  同樣引發讀者強大共鳴的是小說中陳長生將這種“順心意”外化為強大的自制力。正是有了這樣的自制力,他才能把握生活,用活好每一分鐘來和死亡對抗。比如,陳長生恪守一套“養生”規則:每天清晨5點起床,一日三餐少油鹽,性情不慍不火,淡定非常。很多讀者都為此點贊,認為自 己很難堅持,恰恰是難堅持所以難能可貴。“這種需要強大自制力維持的日常固然是清規戒律,但因為深入生活,反而顯示出一種長久的力量。這就是日常生活的常性,對陳長生而言,它根源于不愿接受命運安排的強大主體感。”

                  110511_p43_b

                  《相聲大師》

                  作者:唐四方

                  點評:雖是傳奇,卻沒有信馬游韁把故事說成“事故”

                  類型:現實題材

                  網絡發布平臺:起點中文網

                  實體書出版社:長江出版社

                  小說書寫了相聲界幾十年的興衰變遷,以師徒兩代人的堅守呈現了傳統曲藝的過去、現在與未來,字里行間散見傳統曲藝的科普知識點,更涌動著一腔熱愛與情懷。從老派相聲到新派相聲的轉變之路中,作者獻上了相聲文化、趣聞軼事、名師掌故等,以及數十段相聲老段子、名段子,比如“論捧逗”“滿漢全席”“文章會”等。此外,還講述了評書、口技、京劇、京韻大鼓等傳統曲藝。

                  評論界認為,《相聲大師》 等網絡小說,創作態度十分嚴謹,并不信馬由韁,開辟了一個新方向,北京大學中文系邵燕君認為這樣的網絡文學,“把今天中國人最新的都市生活、喜怒哀樂揭示出來”。

                  作者唐四方在寫 《相聲大師》 前讀了大量關于相聲史、相聲術語、名家過往、大鼓、快板等書籍。他說:“要寫出一個行業的面貌,不去做功課肯定是不行的。讀者里藏龍臥虎,如果一張嘴就是外行話,會被人笑話。”他坦言,自己本可以寫主角拿著百年來相聲名家名段穿越到平行世界,繼而威震四方。“這樣寫或許很討巧,有網文常見的期待感、代入感,說不定點擊量還能更高。但我并沒有這樣做,因為我發自內心地想以扎實的敘述,去呈現相聲界的興衰變遷。如果一味以自帶光環的模式寫,一批相聲藝人為復興相聲所付出的心血就顯得輕薄了。”

                  相關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確編譯:第1行不是&lt;z:config&gt;標簽:/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