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白燁:文化軟實力與文學能動力

                  作者:白燁   發布時間:2014年02月17日  來源:《光明日報》  

                  習近平總書記在主持中共中央政治局第十二次集體學習時,就“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著力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發表了重要講話,為具體實施文化強國戰略和深入領會其精神實質,指明了方向,強調了重點。

                  習近平在講話中著重指出:“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要努力傳播當代中國價值觀念。當代中國價值觀念,就是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價值觀念,代表了中國先進文化的前進方向。我國成功走出了一條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實踐證明我們的道路、理論體系、制度是成功的。”他還進而具體強調了“要努力展示中華文化獨特魅力”“注重塑造我國的國家形象”“加強國際傳播能力建設”“講好中國故事,傳播好中國聲音,闡釋好中國特色”等。這些提綱挈領的論述與提示,對于當代文學自身的發展與建設,以及在文化強國戰略中發揮文學的獨特作用,都有極為強烈的現實意義和極為重要的指導意義。

                  當代中國文學是跟隨著社會生活的演進節奏,不斷向前發展的。尤其是改革開放以來,文學以大幅度的變革、深層次的變化,不斷刷新著舊有的狀態,呈現出日新月異的嶄新面貌。經過以政治浪潮為重心的八十年代,經濟浪潮為重心的九十年代和信息科技浪潮為重心的新世紀三個階段的嬗變演進,當下的文學,已呈現出傳統型文學(以嚴肅文學為主)、大眾化文學(以市場化文學為主)、新媒體文學(以網絡文學為主)的板塊分立又相互借力的新格局。不同的代際同臺競技,不同的寫法各施所長,各類作品紛繁多樣,不同觀念彼此碰撞,都使這個時代的文學日益迫近“百花齊放,百家爭鳴”的基本生態。但從建設文化強國和提升國家文化軟實力的高度來要求,當下的文學現狀,不僅距離理想的目標差距甚大,而且明顯存在著“繁而不榮,多而不精”的諸多問題。由習近平總書記的講話精神來比照,我們不僅可以更好地找到文學現狀的差距與問題所在,也可以從中找到改變現狀的方向與路徑所在。

                  當下的文學創作,總體來看是活躍而豐繁的,以文壇內外最為關注的長篇小說來看,現在每年的長篇小說總產量都在4000部以上。在數量穩步增長的同時,近兩年的許多長篇小說,都表現出直面新的現實,講述新的生活故事的審美取向。在受眾極為廣泛的網絡文學領域,類型化的長篇小說,從題材到主題,廣泛涉及歷史與現實的方方面面;寫實的和虛構的,都有現實性與想象力的各自支點。跟過去相比,現在的文學,領域擴大了,觀念多元了,寫法多樣了,作品豐富了,不同代際的讀者和不同趣味的需求,都有與之相對應的作者和作品。文學在寫與讀、供與需上,達到多樣而深層的互動。但認真檢省起來,卻不難發現,多樣化的寫作中,旨在反映中國特色的社會現實,尤其是改革開放30多年來巨大而深刻的時代變遷,以及這種社會巨變帶來的人們精神的新變的作品,還并不多見;而著力于典型人物形象的精心打造,尤其是寫出既有獨特的個性又有凜然的正氣,葆有新的時代氣息和精神氣格的社會主義新人形象,還顯得相當薄弱。

                  文學的生命力,既在于根植于生活,又在于作用于時代。文學自身的這種規律性要求,與習近平總書記的殷切期望有著內在的契合。這就要求文學工作者,要立足自我,又要超越自我,從“為天地立心,為生民立命”的高度,放開看取生活的視野,擴展熔鑄生活的胸襟,把“小我”融入“大我”,把時代使命內化為自己的文學情趣與藝術追求,真正使自己的文學寫作,接地氣,揚正氣,感知人民聲息,感應時代脈搏,努力成為社會稱職的書記官,時代合格的代言者。

                  就文學理論批評領域來看,近年來的理論批評除去一些具體理論與批評,在基礎理論研究和前沿問題探討上,都有諸多的拓進。有關文學的發展與文化的繁榮,文化的自信與文學的自覺等重要問題,也以持續性的關注與研討,形成了新的熱點。但從長遠的角度來看,從切近現實的角度來看,都還存在著與文學現實聯系不夠緊密、回答現實問題不夠有力等種種問題。

                  習總書記在論及“要努力展示中華文化獨特魅力”時,特別指出:“要使中華民族最基本的文化基因與當代文化相適應、與現代社會相協調,以人們喜聞樂見、具有廣泛參與性的方式推廣開來,把跨越時空、超越國度、富有永恒魅力、具有當代價值的文化精神弘揚起來,把繼承傳統優秀文化又弘揚時代精神、立足本國又面向世界的當代中國文化創新成果傳播出去。”這一主要針對對外宣傳的重要論斷,對于我們走出傳統的研究與傳播方式,改進文學的理論批評現狀,做好自身和“內需性”的工作,同樣富有啟迪意義。

                  我們的文學理論批評,要走出自說自話的局限,跨越“圈子化”的桎梏,要在做到“以理服人,以文服人,以德服人”上花氣力,在增強“創造力、感召力、公信力”上做文章,真正做到治學有實際功效,作文有切實收益。根據現在的實際情況,目前迫切需要著力的具體問題,我以為主要有以下幾點:

                  首先,在多元文學觀念兼容并行的當下,要著眼于全局和長遠,突出核心價值觀和主體價值觀,并以之引領文藝發展和文化建設。當前的文藝、文化既繚亂又繁榮的現狀背后,是不同追求的相互交錯,不同觀念的交相匯流。而這樣一些眾多的追求與觀念,因為市場化、媒體化的共同作用和暗中誘導,開始向某些方面不斷傾斜,已經出現了觀念上的混亂與生態上的失衡。應當承認,這種立足于某些“欲望”的市場原則、媒體規則具有一定的合理性與有效性,但只有這樣一心賺錢的市場觀,“娛樂至死”的文化觀,顯然不夠全面也不夠長遠。還應有更高的欲望與愿望訴求,那就是著眼于長遠、對接理想的價值觀念,用一種更能體現人們的根本需求的價值觀來制衡文化市場和引領大眾媒體。黨的十七大提出了“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黨的十八大又進而對“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體系”的基本內涵作了精要的闡釋。文學工作者應該結合文學領域的實際,圍繞著社會主義核心價值這個軸心,來充實和構建自己的文學觀、藝術觀,以使文學藝術活動在多元中有主導,在交流中有共識,在變化中有定向。

                  同時,文藝的理論研究要相應地跟上時代的變化,適應現實的需要。要面對全球化、信息化的新時勢、新需求,以及年輕化、娛樂化的新代際、新趣味,進一步探求馬克思主義文藝理論的現代轉化與本土建設,在構建中國特色的文藝理論上花氣力,初步形成面對現狀、適應當下的基本觀點與主要看法;要對越來越突出的文學與資本市場、文學與信息科技等新型關系,文學與消費、文學與娛樂等流行話題,作出深入而切實的闡發與解說,以在文學觀念上激濁揚清,真正形成以核心觀念統領一般觀念的基本態勢。

                  其次,在文學批評方面,要切實改進面對文學的變局相對滯后的狀況,加強文學批評的整體建設,包括穩定現有的批評隊伍、大力培養批評新人、積極扶持批評活動等;文學批評要強化參與性,增強主動性,盡可能借助現有的紙質傳媒、網絡傳媒和影視傳媒,建立書評、影評與網評等不同領域的批評隊伍,逐步形成評優批劣的文學產品評價體系,運用批評的武器與方式,推薦文學佳作,指導文學閱讀,影響文學生產,引領文學風尚。那些影響甚大的公共傳媒,如報紙、雜志、電視、網絡等,要有文學、文藝、文化評論的立身之地,要設立專門的欄目與固定的節目,運用文章、座談、對話、討論等方式,對不同形式的文學作品與產品,進行針對性的研討與品評,并做到“好處說好,壞處說壞”。新興傳媒要有文學、文藝和文化批評的立錐之地,要把文學、文藝和文化批評視為公益事業,不能只從娛樂的角度,單以經濟利益的角度去考量。

                  還有,文學的學術研究也要審時度勢,與時俱進。現在的文學研究,需要走出零敲碎打的個人化取向,增強為現實服務的主動性,強化緊貼時代的當代性。在經典常被遮蔽,傳統常被忽視的消費化、傳媒化時代,為了經常性地突出經典文學作品,并使其在文學閱讀、文學生活中發揮主干作用,讓不同代際、不同領域的人們想得到、看得見、摸得著,特別需要文學研究有計劃地對古今文學經典進行各種方式的闡釋與解讀,甚至從作者到作品,從故事到形象,系統性地構建中國經典文學譜系,并把這種研究成果轉化為“文學經典書庫”的系統工程。尤其是那些新中國成立以來別具中國特色的當代經典作品,要通過研究與解讀,出版與宣傳,強化其作為經典作品的地位與影響,發揮其重要的作用與能量。

                  “文化是民族的血脈,是人民的精神家園”。文學是文化的核心構成,是文化軟實力的重要組成部分。兩千年前的學人孔子,已是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個經典符號;2012年間榮獲諾貝爾文學獎的莫言,也是中國文化軟實力的一張新的名片。莫言獲獎,帶動了中國文學與文化走向世界,也讓世界更加關注和看重改革開放之后的當代中國。這些生動而鮮明的例證都表明:文化軟實力與文學能動力密切相關,文學完全可以在建設社會主義文化強國和提高國家文化軟實力的歷史性使命中,發揮不可替代的獨特作用,其進取的空間無可限量,其發展的前景也大有可為。

                  (作者為中國社會科學院文學研究所研究員)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