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尹建莉 何建明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活著 三重門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他用筆“建造”了一座紀念碑

                  作者:   發布時間:2011年04月19日  來源:  

                  根據高建群小說《最后一個匈奴》改編的電視連續劇《盤龍臥虎高山頂》近日在央視八套播出;與此同時,《高建群大西北三部曲》由陜西人民出版社出版發行。

                  高建群大西北三部曲,包括《最后一個匈奴》(上卷、下卷)、《六六鎮》、《古道天機》三部,共四冊。各部小說的背景和主要人物,既有緊密關聯,又各有側重。作品白描陜北高原社會文化生活史詩畫卷,涵蓋歷史源流、社會風情、生存狀態、民間傳奇、愛恨情仇等各層面。

                  變成鉛字有其命運

                  小說《最后一個匈奴》,以傳說中最后一個匈奴士兵遺情陜北 “吳兒堡”,留下一支匈奴血脈為引子,講述了陜北高原上兩代人濃墨重彩的人生傳奇。在三十集電視連續劇《盤龍臥虎高山頂》的開機儀式上,央視制片人李功達說,如果不把《最后一個匈奴》變成電視連續劇,是中國電視劇人的羞愧……

                  “他們做到了,完完全全地做到了。”高建群看了樣片前五集,流了四次淚。他給李功達打電話說,“中國共產黨誕生快九十周年了,但是一直沒能為自己樹一座紀念碑,現在你們這些人,一不小心把這件事完成了。 ”

                  高建群認為,一部小說,一旦變成鉛字,便有了它自己的命運。作為原作者,唯一適合做的事情就是三緘其口,作壁上觀。他只是以一個局外人、一個旁觀者的身份向劇組獻上自己的敬意。

                  小說面世一波三折

                  說起來,《最后一個匈奴》面世也是一波三折。高建群回憶,小說啟動在1979年4月19日。當時,在陜西作協舉行的“新作者會”上,他和一位叫藏若華的北京女知青商量,合作寫一本關于陜北高原的長篇史詩。不久藏若華去了香港定居,這部書只能由高建群獨立完成。高便開始了自己夢魘般的寫作歷程,像一個陀螺一樣自轉。到1991年,小說完成了一大半。

                  好事多磨。 1991年7月,中國作協通知高建群到西安領獎。行前,一位青年評論家朋友到他家,提出要把稿子帶走去看。誰想,待他回來,這位青年評論家說稿子丟了。 “我找了許久,跑遍了這座城市每一個公用廁所,并且和能聯系到的小偷、包括小偷組織的頭兒商談,但是還是沒有找到,小說手稿從人間蒸發了。后來我對自己說,這是命運,我不應該被打倒,我要從頭再來! ”

                  作為寫作者的羞愧

                  高建群一直忘不了一件事:大約12年前在西安與西班牙作協主席等人士對話。座談會上,他拿出《古道天機》作為禮品送給他們,并請他們談一談中國文學。在座的七位西班牙作家交頭接耳一番后,說:他們對中國文學的全部了解,只有五個字,就是“床前明月光”。

                  這句話讓所有在場的中國作家都覺得臉上無光。“我們的文化幾乎沒有對歐美價值體系產生什么影響,我們沒有一本小說能廣泛地進入歐美家庭普通讀者的書架,成為他們的必讀物。面對這種尷尬情景,中國文學應當羞愧,作為寫作者的我們更應當羞愧。 ”

                  網友評分:

                  0人參與  0條評論(查看)  

                  網友評論
                  點擊刷新驗證碼

                  所有評論僅代表網友意見    匿名評論      已輸入字數: 0

                  相關文章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