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尹建莉 活著 可愛的骨頭 何建明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清一色“紅顏英雄”讓IP改編深陷套路

                  作者:王彥   發布時間:2017年06月07日  來源:文匯報  

                  100607_p59_b

                  穿古裝的“大女主劇”里,女性角色一個個技能升級,劇中被稱作“天生的戰士”。反觀男性角色,幾乎清一色的“翩翩濁世佳公子”。圖為《楚喬傳》劇照。

                  《楚喬傳》開播,正式拉開了熒屏2017年“大女主”季。從本月開始,半年之內還將有十多部“大女主劇”排隊登陸一線衛視:《如懿傳》《那年花開月正圓》《贏天下》《扶搖皇后》《醉玲瓏》《麗姬傳》《將軍在上》《獨步天下》《鳳凰無雙》《獨孤傳奇》《蔓蔓青蘿》《鳳求凰》《凰權》……

                  所謂“大女主劇”,業界并無權威釋義。一般來說,這類劇以女主角為絕對核心人物,她們顛覆了傳統“自古紅顏多薄命”式的設定,而有了堅毅性格和曲折經歷。劇中,在多名男性角色的助力下不斷成長,“大女主”們最終抵達權力、事業、情感的巔峰,讓人刮目相看。

                  紅顏“不薄命”,這固然好,但女性在熒屏敘事中強勢崛起的同時,充滿英雄氣概、陽剛之美的男性角色卻越來越稀有,這不能不謂之遺憾。

                  “大女主劇”扎堆,是女性觀眾的需求也是創作跟風的注腳

                  女性視角在電視劇創作中從不曾缺席。早些年,孝莊、楊貴妃、西施等古代女性都是導演們熱衷的女主角。“但以前的劇,哪怕戲說,多多少少還是在歷史的框架內進行想象,女性與男性戲份多半也是并行的。”中國傳媒大學副教授趙暉把2012年當作“大女主劇”的分水嶺,“那年 《甄嬛傳》紅得發紫,幾乎就定義了此后一連串同類劇集的特性———古裝外衣下的女性偶像劇類型。”

                  “甄嬛”之后,2013年《陸貞傳奇》,2014年《大漢賢后衛子夫》,2015年《武媚娘傳奇》《羋月傳》,2016年 《女醫明妃傳》《錦繡未央》,2017年已播的 《孤芳不自賞》《大唐榮耀》《龍珠傳奇》,直到待播表上讓人應接不暇的名字。這些劇目扎堆,幾乎將當紅的大青衣、小花旦盡數網羅。《如懿傳》 有周迅,《贏天下》 是范冰冰的,《那年花開月正圓》女主角是孫儷,其余的,趙麗穎、劉詩詩、楊冪、倪妮、陳喬恩等,簡直“花開滿園”。背后的公司也涵蓋了電視劇制作的多數力量。在趙暉看來,這些“大女主劇”以女主角為核心人物,以女性成長為敘事主體,以女性視角提出思考,這可以充當一部分女性觀眾的精神和情感撫慰。從某種角度看,劇中鮮活的女性靈魂,確乎部分社會的鏡像。她們不再僅僅滿足于“賢良”“主內”,而是獨當一面,折射出當代女性獨立自主、剛強堅毅的形象嬗變。

                  只是,看看這些“大女主劇”,其內容絕不如它們的主演表那般千姿百態。十多部待播劇都穿古裝,且基本可歸納為兩種類型:后妃宮斗記、亂世女子成長記。有網友總結此類劇集的“基本法”是———女主擁有傾城貌、過人計;不是出身寒微就是因故跌落凡間,必得幾經生死考驗;但遭遇坎坷的同時,她善良、堅韌的品質也會吸引一眾追求者,從而展開一波三折的多角戀愛,直至最終人生圓滿。

                  何故千篇一律? 也許得從源頭找。這些古裝“大女主劇”幾乎盡數脫胎自網絡小說,因而多半甩不掉網文的固有軟肋:啰嗦、雷同。通常而言,十萬字以上即可稱長篇小說。《戰爭與和平》120余萬字,《紅樓夢》120回不足百萬字,但這些文學巨著的字數在網絡小說面前簡直不值一提。

                  “第一個把女人比作鮮花的是天才,第二個是庸才,第三個是蠢材。”即將與觀眾見面的這十多位“大女主”,誰能從套路里突圍? 拭目以待。

                  女主角越來越強勢的同時,男性角色要么隱形要么多半變成了“花美男”

                  中國有句俗語,“每個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個女人”。但在許多古裝劇里,恐怕得改成“每個大女主背后,都有一群默默支持她的男人”。女主角不但能頂半邊天,她們越發強勢之時,男性角色要么隱于身后,要么變成了“花美男”。

                  從“大女主劇”的經典《甄嬛傳》說起,陳建斌飾演的皇上符合多數觀眾的想象。但對劇情而言,他只是后宮佳麗角力的背景,是催動一切宮斗的引擎。《羋月傳》也是如此。三個男性愛她,以她為馬首是瞻,朝堂里老臣新貴都仰慕她,即便她過世,玄皇孫嬴政還得不時牽記著她。環繞她的男性角色眾多,可惜全都是附庸。

                  而另一種“大女主戲”看似男女戲份均等,但性別感卻是失衡的。猶記得2015年夏天,《花千骨》 里的沙阡陌分明是男兒身,偏被設定為“六界第一美人”,并且還是女主角口中的“沙姐姐”。如果說,彼時還有人一度錯愕,那么如今,眼見古裝劇里的“花美男”與美少女們平分秋色,眼見劇中男性常以自身美貌為豪,觀眾已見慣不怪了。近一兩年的“大女主劇”里,女性角色從不哭哭啼啼傷悲春秋,反而隨時堅強如“女漢子”;反觀男性角色,陽剛不是必需品,“盛世美顏”才是硬指標。有社會學家認為,“秀氣”“靦腆”“可愛”“柔美”的男性角色大行其道并不偶然,這符合了“少女的審美觀”。從某種角度而言,亦可視為熒屏前女觀眾在主導“中性”審美。

                  果真如此嗎?可為何我們直到今天仍常提李云龍的“亮劍精神”,為何我們在十多年后還清楚記得“鋼七連”的鐵骨錚錚?“最是人間留不住,朱顏辭鏡花辭樹”,當“花美男”的容顏易被雨打風吹去時,多些抵得住時光磨礪的“純爺們兒”,熒屏才不致性別失衡。

                  相關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確編譯:第1行不是&lt;z:config&gt;標簽:/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