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尹建莉 活著 可愛的骨頭 何建明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文學名著的熒屏路該怎樣走?

                  作者:   發布時間:2017年05月22日  來源:據大河報  

                  res01_attpic_brief

                  改編自著名作家陳忠實長篇小說《白鹿原》的同名電視劇正在熱播,觀眾通過影視語言再次感受文學經典的深刻與厚重。經典文學作品一直是影視劇題材的重要來源,但近幾年現身熒屏的只有《紅高粱》《平凡的世界》等寥寥幾部,而改編自網絡IP小說的影視劇卻風生水起。登上熒屏的文學經典緣何越來越少?就當前文學經典改編影視劇的現狀,近日,記者采訪業內知名編劇進行了探討。

                  費時費力電視劇冷落了文學名著

                  經典文學作品兼具文學性和思想性,讀者認知度較高,將其改編成影視劇既需要對原著精髓的精準把握,也需要適應視覺藝術的表達規律,因而“費時費力”制作周期較長,尤其是劇本需要花費足夠時間打磨。

                  《白鹿原》劇組就經歷了“精工細作”的過程,10年立項、6年籌拍制作、開拍前集體去農村體驗生活20天、拍攝227天,從這一連串數字能看到劇組的投入。編劇申捷在接受劇本改編任務后先遍覽了相關書籍上百本,又在原上足足住了半個月,并與作者陳忠實多次探討人物原型和命運,最終將近50萬字的原著改編為近百萬字的劇本。

                  回顧30多年來的國內電視劇精品,不少就改編自經典文學作品,比如《西游記》《紅樓夢》《三國演義》《水滸傳》四大名著的改編。有統計顯示,1987年到2001年期間,改編自現代文學的電視劇共有38部。近幾年,經典小說改編的影視劇數量開始減少。

                  究其原因,知名編劇汪海林向記者分析說,文學經典本身的影視化有改編難度,但更大的困難來自于市場端,目前商業化的大環境不利于文學經典的改編,投資難,銷售更難。電視劇《平凡的世界》、新版《水滸傳》編劇溫豪杰則從觀眾的需求變化角度向記者分析說:“過去的審美觀來自文學作品,隨著科技和媒介環境的變化,更多的審美需求倒向了影視網絡等各綜合媒介,文學的境界是淡化情節,而戲劇相反,被稱為IP的作品就偏向于戲劇性。一些文學性強的文學經典作品,被視為不適合今天資本近利的時代。”

                  影視改編應該忠于原著還是重新創作?

                  經典文學作品以嚴肅文學為主,電視劇則是大眾娛樂產品,兩者似乎有著一條難以逾越的鴻溝。電視劇《白鹿原》編劇申捷坦言,這樣一條鴻溝確實存在,一些小說名著難以改編成大眾喜

                  愛的電視劇,原因在于特有的文學屬性和內在結構。影視劇改編必須把這些文學結構打散,按照影像敘事的思維進行拆解和重組,確保觀眾能夠通過影像來理解人物、進入故事。例如《白鹿原》原著小說中,“朱先生”是一個無所不知的玄妙人物,但電視劇的塑造選擇了“傳神”而不“神話”,將“朱先生”作為一個真實的人去處理。

                  對于名著的改編之道,到底是嚴格忠于原著還是重新創作?申捷的看法是,哆哆嗦嗦地“跪著改”是改不出好作品的,瞻前顧后只會束縛編劇的創造力,但是完全脫離原作、按當代的眼光任性改動,原著的意蘊和價值則會被埋沒。“改編要忠于原著的精神和思想,但是轉化為影視語言時必須要有所取舍。我在改編小說時,會去故事的發生地體驗生活,感受當地的風土人情,也會閱讀大量資料,借此投入到與故事相關的情境中。”

                  看過電視劇《平凡的世界》的觀眾會發現,結局從原著的悲劇變成了溫暖的大團圓。該劇編劇溫豪杰解釋說,編劇不能被原著牽著鼻子走,要堅定創作的主線,原著故事的主線是奮斗,它的意義是尋找自己另外的世界,最終是不是一場悲劇不重要。當然,編劇在作出選擇前需要做足功課,“先熟知原作者的創作風格,把作者所有的文學作品拿過來讀,總能看出這個作者的文風和思路。當你將自己代入作者的思路重新思考后,再問問自己是希望戲劇性的改編還是忠于原著”。

                  社會對文化有追求影視離不開文學性

                  與經典文學的影視改編相對冷清相比,古裝、玄幻等網絡IP劇明顯熱鬧得多。這種現象背后是大量資本的涌入,過去的電視劇創作節奏難以滿足資本的“快產”“高產”需求,擁有一定讀者群的網絡小說便順勢“補位”,成了香餑餑。

                  汪海林表示,互聯網資本進入影視行業,需要拍攝互聯網審美的影視作品,在占據、控制播放平臺的情況下,出現了影視改編的一邊倒傾向。他認為,資本方應擔負起文化責任,以讓影視市場朝著健康方向發展。有業內人士建議,文學經典的價值經過了時間的檢驗,其對記錄社會變遷、刻畫復雜人性具有直擊人心的魅力,應該在影視劇陣營中保留一席之地。

                  喧囂之后是平靜,申捷也在注意收集觀眾對現實厚重題材作品的反饋。他發現,原來年輕觀眾不是只喜歡虛無縹緲的愛情故事和無厘頭的插科打諢,他們也希望看到能引發對歷史和現實深沉思考的厚重作品。

                  在尊重商業市場規律的基礎上,溫豪杰堅持不跟風,創作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保持編劇獨立的人格。“我們總說要有創造性,要有文學性,所以一個編劇的獨立人格非常重要。如果一味迎合,沒有自己期待和想寫的內容,那一定是有問題的。”

                  溫豪杰建議,IP背后的資本需要更尊重影視作品的創作規律,更有耐心,不能急功近利。他相信影視圈在走過鬧騰階段后,當整個社會對文化追求有渴望的時候,文學性終將真正回歸。 

                  相關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確編譯:第1行不是&lt;z:config&gt;標簽:/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