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尹建莉 活著 可愛的骨頭 何建明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歷史理性與地域傳奇

                  作者:劉保昌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06日  來源:作家在線  

                  劉詩偉長篇小說《南方的秘密》,從主人公周大順出生時的1949年寫起,直到小說終篇時的2012年夏天,留下一個開放式的結尾,小說的敘事時間與共和國歷史同步,借一個人的命運沉浮,書寫一代人的家國情懷,以民間傳奇的話語方式,揭橥江漢平原經濟史、社會史、政治史和文化史的真相,在具象繁密展呈、情節葳蕤生長的同時作出斜坡理論的哲學提升和歷史思辨,有反諷,有機智,有殊相,有象征,有悲憫,有沉痛,其建構的雄心與創格的努力,不容小視。

                  不同于狄更斯的《大衛·科波菲爾》、喬伊斯的《一個青年藝術家的畫像》、勞倫斯的《兒子和情人》、普魯斯特的《追憶逝水流年》、羅曼·羅蘭的《約翰·克里斯朵夫》、托馬斯·沃爾夫的《天使,望故鄉》等成長小說,《南方的秘密》明顯地不以描寫小說主人公的性格成長作為敘事重心,相反,周大順甫一出場就是個性格成熟的人物形象,他是個跛子,左腿跛,似乎暗示著他會走“右傾機會主義”的道路,他有創造性的聰明才智,曾經編出了能夠記憶圓周率小數點后100位的“丌詩”,初中畢業先后干過小學民辦教師、生產隊放牛倌、記工員、大隊赤腳醫生、刷寫革命標語、看禾場、趕麻雀、照西瓜等活路,因為自制土地雷誤傷了人而被抓捕入監,“多能鄙事”,廣有閱歷,洞明世情,為其以后的發展打下了基礎。妹妹三美打柴時被吊在樹杈上露出了胸脯被人觀看嘲笑,周大順便將自己的白褂子裁剪成一件胸罩送給妹妹,從此他的“地下”胸罩生意火爆。不久,國家啟動改革開放,恢復高考。周大順的學生劉半文、妹妹周小美都考上大學。周大順在漢正街租了一家門面做胸罩生意,十分火爆,女同學葉秋收考上大學卻不去讀跟隨他做生意,最后成為他老婆。周大順在家鄉招收跛子裁縫擴大生產規模,成為“身殘志堅”率領農民兄弟勤勞致富的典型,得到國家殘聯洪副主席、省委馮書記的親切接見和鼓勵,完成資本原始積累,他利用“上邊”對他的利用,收購江城首誠服裝廠,開辦出租車公司、房地產公司、鋼廠、火電廠、水泥廠,又成立大順城市信用社廣泛吸納社會資金,由于攤子鋪得太大,資金鏈斷裂,引起擠兌風波,此時政治顯示出其無情的一面,“三大項目”被低價收購,周大順拼命拉住早已和他捆綁在一起的“政治”勢力不松手,并在劉半文的智謀和大順村民們的群體性事件的“幫助”下,大順實業與華澳公司以投資額比例進行合股經營,并通過逐年減持股份的方式成功脫逃,最后雄心勃勃地實施“木馬計劃”(將全省各地、市、州、縣位于城區中心地帶的政府大院整體搬遷到新區,在原地開發商住樓和商業大廈)和烏山鐵礦項目,一個宏圖大展的未來即將開始。這無疑是一本載道之書,也是言志之書,在時代風浪中,周大順是個英雄,其形象大于、超出了歷史,他跳出三界外,不在五行中,沒有被時代和歷史所框囿,所作所為皆是主動積極,很少猶疑,這是一種“后設”的視域和敘事。

                  周大順在改革開放之初社會上關于姓資姓社問題爭論不休時,曾經對劉半文提出過系列問題:“為什么搞副業弄雜活就是資本主義?為什么資本主義是個壞東西可人人都想搞資本主義?為什么一個跛子反比所有全乎人過得滋潤?為什么我過得滋潤不但自己不能公開滋潤,而且別人除了同情實際上瞧不起我?為什么天下人都被牽著拽著嚇唬著向一個方向跑,偏偏跑得理直氣壯汗流浹背?……難道照顧了人欲天下就會大亂?可壓制人欲人人都不快活,是不是這樣的天下本身就是大亂子?”但這與其說是疑惑,不如說是質問,答案其實早就有了,這就是“吃飯哲學”。吃飽飯、吃好飯才是人生的第一要務。看上去是個形而下的生存問題,其實關乎家國命運,關乎民族盛衰。周大順一旦認定了這個方向,就一頭撲進經濟大潮中,義無反顧。席勒《友誼》詩云:“這個青年跳進了世途,/鼓起勇猛無畏的翅膀,/毫無束縛,無憂而無慮,/陶醉于夢境的幻想。/他奮翅翱翔,大展鴻圖,/飛近太空最淡的星邊,/直達羽翼所能飛抵之處,/無法再高,也無法再遠。”

                  小說21章的正文之外的“自序”和三個“引子”中,充滿了真實、真相、正確、善意、承當、準確等“大詞”。劉詩偉說:“一直想這樣寫一個故事,讓這個故事無論怎么重新定義都可以用真實的皮尺檢測其準確度。我相信抵達真相才是開放的姿態,而準確是正確和善意的前提,它的有趣的發現和訴求或可持久站立。但準確更需要發現和勇氣,并不妨礙心靈的跳蕩。”在創作談中,又說:“我需要以逼近生活本相為前提。”揭開真相,這是歷史學的訴求。在此意義上,我們也可以說,《南方的秘密》是一本展示共和國60多年風雨歷程的歷史小說,志在揭示歷史道路選擇的必然性規律。那么,江漢平原上產生的跛子英雄,民間傳說中神話般的人物,背后的真相究竟如何?

                  一方傾斜的坡面上,一個戰無不勝的跛子瀟灑地向我們迎面走來,他走得很正很風光,倒是正常人走得歪歪倒倒拖泥帶水,這是小說精心營造的經典意象,既是表面現象也是背后真相。省委書記的公子馮捷這樣總結周大順的成功,“一是順哥有理想有追求,很精明,善于抓機會;二是企業有資本積累,否則撿了銀子無紙包;三是樹立了個人品牌,是一個自強不息先富起來并帶領農民致富的先進人物,是黨員勞模政協委員著名企業家,受到過各級黨政領導的親切接見,很有公信力;四是我黨的政治主張政策方針光明正大,各級領導為了政治幫扶順哥,幫扶順哥就是幫扶政治,也就幫扶了自己,大家齊心合力,順哥越順越順。總之一句話:天時、地利、人和。”這就是中國特色的政治經濟學。只是這個秘密,最早被周大順發現并加以成功地應用,所以他成為民間傳奇的主人公。

                  小說的經典意象中,跛子走在斜坡上,暗示了體制機制的歪斜,暗示了成功者的路徑是歪門斜道,但世人只以成敗論英雄,更何況道德律令與歷史理性從來都是二律背反的存在,真相固然很丑陋,但又的確是權力、金錢和美色以及由此召喚出來的巨大欲望在事實上推動、加快了中國經濟的發展步伐,它們是伴隨經濟快速增長的精神霧霾,卻又在客觀上解決了中國人民的吃飯問題。周大順是歷史理性的代表人物,是時代的弄潮兒,是勤奮的行動者,是一個勾結政治的經濟英雄,但他不是淵渟岳峙的圣賢。

                  經典馬克思主義認為:“‘歷史’并不是把人當做達到自己目的的工具來利用的某種特殊的人格。歷史不過是追求著自己目的的人的活動而已”[ 馬克思、恩格斯:《神圣家族》,《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2卷,人民出版社1961年版,第118—119頁。],在其中,惡人惡行也起著重要的歷史推動作用,因此也受到歷史理性的肯定。小說中的人物多有生活原型,或者如魯迅所說,雜取種種合成一人。小說人物結構呈現對稱關系,這也是為了審美的平衡。比如周大順追求事功,為了成功不顧一切,他被政治利用也反過來利用、甚至“綁架”政治,他通過美人計將省發改委牛主任送進監獄,通過行賄換取烏山礦產開發權利,通過老領導壓制新聞媒體從而平息硅膠胸罩過敏危機,這一系列手法玩得何其高明,但也從此與功利政治沆瀣一氣,稱之為當代胡雪巖也不為過;他為了平息因為找小姐而引發的家庭糾紛,甚至將岳父葉木匠請到江城,洗腳按摩后被小姐拉下了水,岳父反過來去做女兒的思想工作:男人都是那樣何必計較,這種事恐怕西門慶再生也未必會去做。而作為周大順曾經的學生,劉半文這個人物形象身上就更多地包含著道德拷問色彩,他始終堅守著自己的人格底線,比如對純粹愛情的守望,比如不為已甚的行事風格,比如克制內斂的生活態度等等,某種程度上也是作家主體精神的自覺投射。如此,小說在肯定人性欲望、張揚歷史理性的同時,也提出了根源于內心道德律令的質疑和詢問,由此形成強烈的藝術張力和思想探索力度。

                  或許正是因為內心深處的道德執著,作家筆下的女性主人公形象,無不單純、溫情。小說中周大順的“人生第一次”,是與已婚婦女葉春梅,本來應該是齷齪倉促的橋段,卻也寫得充滿詩情畫意,“陽雀子在屋山頭喳喳叫喚”;有了第一次之后,“一只畫眉隨葉春梅飛去,殷紅而透明的晚霞就在這個猝不及防的秋天令人心動地滑過”。周大順的妻子葉秋收、二奶柳成蔭盡管不無醋意,卻都對他忠誠不二,支持他的事業,撫養他的孩子,最后大小夫人竟然相安無事。無論是在商場,還是在情場,周大順都戰無不勝所向披靡,此種跛子賈寶玉加胡雪巖式的寫法,可能會顯得有些男權中心主義,從而引起部分讀者的不滿。但是,這就是生活的真相。真相往往有些丑陋,有些殘酷。

                  作為地域文化版塊的江漢平原,號稱“魚米之鄉”,土地肥沃,湖泊交錯,由于受到體制機制的局限,人們長期無法從種植養殖業中通過勤奮的勞動來獲得富裕的回報,說起來只能一聲嘆息;而平原地域的人們,信息較為發達,總是希望能夠過上離他們并不遙遠的城市生活。窮則思變,周大順就是從這片土地上走出來的代表性人物。這片土地貧窮,荒涼,巫風彌漫,卻又美麗,多情。小說對這片故鄉的土地不吝筆墨,反復涂抹,屢見精神:“一晃春天來了,萬物蘇生。由紅旗大隊通往五星區街上的公路兩旁,返綠的楊樹宛如少婦的腰肢,不知因了哪兒來的風而搖曳;左右田野里麥苗青青,無際地延展而蕩漾;那些零星的坡坎上今年也沒有空閑,早已開出一片一片的油菜花,黃燦燦地綴在麥浪的邊緣,讓金黃把青翠浸染得溢出淡藍的光暈。蝴蝶在路邊飛,鳥兒從天空劃過。空氣中匯聚了許多香氣,仿佛四面都有消息傳來。”“太陽還沒落土,紅彤彤地滑向天邊,染了霞光的天空透著紫色,傾情俯近大地,欲言無語,像是在收拾慈愛之際略作凝滯;平原上一派寧靜的翠綠,殷殷地向四面鋪展,看起來刀削似的平坦,無邊無際。有風悠悠吹拂,在天空與地面之間喃喃低語,仿佛對天也對地說:好了好了,都盡心了。”萬物生長的江漢平原,“白日野風,道草蔓爬”,又總是讓人興起難言的寂寞和惆悵。這卻絕非京派作家深居都城遙想故鄉產生的“想象的鄉愁”,作家一筆一劃都是真實的經驗書寫,小說文本充滿世故機智的民間敘事、意義和趣味,如當周恩來逝世的消息傳來時,江漢平原上的老百姓“雖然并不曉得多少周總理的豐功偉績和艱難困苦,就因為他郎是社會主義的總理,他郎有一副世上獨一無二的完美而深刻的面容,所有人都認為他郎是天下圣人,都愿意為他郎真誠地悲傷”。小說文本中關于江漢平原的方言、歇后語,四時八節婚喪嫁娶的民情風俗描寫,麻頁子等零食、沔陽小曲等物產的背景性說明和鋪墊,所在多有,要言不煩,生活氣息濃郁,風景、風俗、風情畫面感十足。這無疑為小說的歷史理性表達和地域傳奇再現,營造了泰山不移的細節性基礎。

                  需要特別指出的是作家在敘事藝術上所作的努力。詩偉一直保持著強烈的敘事探索的熱情。在我看來,此前的長篇小說《拯救》采用兩個時態交替敘事,一、二、三人稱不時變換,情感的抒發與反思的表達形成尖銳的沖突,先鋒意味十足,處理得似乎有些“過”了;而《南方的秘密》正文21章采取經典現實主義小說的歷時敘事,卻在小說的開頭、中間和結尾部分,分設3個“引子”,從具象的描寫敘述中跳脫開來,作天馬行空的議論、反諷、揭密、解構,既不影響文本閱讀的順暢,又立體性地豐富了小說的精神內涵,形成復調敘事效果和多重對話空間,我認為這種匠心獨運苦心孤詣的創造是成功的。

                  (作者系湖北省社會科學院研究員、文學博士)

                  相關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確編譯:第1行不是&lt;z:config&gt;標簽:/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