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ddress id="xltlp"></address>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thead id="xltlp"><delect id="xltlp"><output id="xltlp"></output></delect></thead>
      <sub id="xltlp"></sub>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address>

          <address id="xltlp"></address>
            <thead id="xltlp"><dfn id="xltlp"><ins id="xltlp"></ins></dfn></thead>

            <sub id="xltlp"><dfn id="xltlp"></dfn></sub>

                  熱門搜索: 共和國作家文庫 遲子建 新概念作文 周國平 尹建莉 活著 可愛的骨頭 何建明
                  盜墓文學開創者天下霸唱:寫現實是我的一個心結

                  眾所周知,天下霸唱的代表作《鬼吹燈》曾風靡華語世界,之前的作品無一不是延續著古...

                  劉心武:《續紅樓夢》不為個人價值

                  很長時間以來,劉心武與《紅樓夢》這個標簽一直形影不離,他并不抗拒“紅學家”的頭...

                  直面社會發展癥結與人性之謎 ——評劉詩偉的長篇小說《南方的秘密》

                  作者:蔡家園   發布時間:2017年03月03日  來源:作家在線  

                  多年以來,相當多的所謂純文學作家沉醉于知識精英貧乏的生活體驗,迷戀于書寫小奸小壞、小恩小怨、小情小調,熱衷于抒發充滿自戀色彩的小哀傷、小憤怒、小苦悶,使得文學日益蛻變成文字游戲或情緒宣泄。這種基于狹隘個人經驗的流行寫作,以自動遮蔽的方式審視人類生存,不僅簡化了對于復雜人性的理解,而且懸空歷史、絕緣社會,因此既不能洞察歷史運動的本質,又不能煥發精神的能量,文學自然也就喪失了追問存在、拷量人心的力量。劉詩偉是一位有著獨立思考的作家,一直試圖在流行寫作之外尋求另一種具有“難度”和“深度”的寫作,長篇新作《南方的秘密》就是他的新收獲。這部小說以豐富的生活閱歷、多學科的知識儲備為基礎,以開闊的視野關注當下最為重要的“中國問題”——市場經濟的發展,生動地書寫了中國當代民營企業家(資本家)的成長與蛻變,進而在哲學層面對社會文化生態進行了深刻反思。

                  改革開放進行了三十多年,市場經濟在社會生活中愈來愈居于中心地位。但是,新時期以來的文學作品中,直接描寫當下市場經濟活動和民營企業家(資本家)的作品并不多見,具有社會反響的更是屈指可數。1980年代的《喬廠長上任記》描寫早期的國企改革,《燕趙悲歌》表現1980年代初期的鄉村變革,塑造了喬光樸、武耕新等改革者的形象,表達了以改革推動社會進步的主題;1990年代的《騷動之秋》講述“農民企業家”岳鵬程立志改變家鄉面貌的故事,表現了新舊價值觀、道德觀、倫理觀的沖突。《南方的秘密》與上述作品有著歷史的連續性,從政治和經濟相互纏繞的角度切入,通過描寫一個家庭作坊成長為上市公司的過程來折射市場經濟在中國的曲折發展,進而探討阻礙社會進步、經濟發展的深層次問題——必須進一步深化政治改革。

                  小說主人公順哥(周大順)是一個跛子,在大集體時期偷偷摸摸做縫紉。改革開放之后,他的胸罩作坊不斷發展壯大,而且抓住機會兼并國有企業、進行社會融資、發展多種經營,很快完成了原始資本積累,他也成為一個全國聞名的企業家。從表面上看,他的成功乃是因為他頭腦聰明、勤扒苦作、善抓機遇,其實,這個過程的背后始終有一雙“手”存在著,那就是以洪主席、馮書記、跛區長、李四六等不同級別的干部所象征的“政治”在發揮作用。最初,因為“政治”對他的身體“殘疾”的同情,他獲得了特殊的發展待遇;當“政治”迫使他為政府買單之后,他開始主動尋求“政治”幫助自己發展;最后,他則處心積慮利用“政治”為企業牟利(譬如和馮捷搞房地產開發、開出租車公司、開發礦山等等)。在與“政治”同謀的過程中,他有得有失,而且對政治的認識日益清醒,最后得出的結論是——“政治日我,我日政治”。這句話看似粗野,確也道出了他對自身處境的清醒認識以及應對策略。就在他自以為已經游刃有余地掌控了“政治”的時候,“一根稻草”將他壓垮——由于盲目擴張、急于求成,在擠兌風波中,他的企業瀕臨覆滅。從表面來看,這是經營決策失誤帶來的失敗,從深層次看,在里面起關鍵驅動作用的仍然是“政治”。正所謂,成也蕭何,敗也蕭何。在不同的歷史階段,“政治”作用于經濟的方式和產生的效果并非完全一樣,但是,它最終還是妨礙了經濟的自由發展。小說對于市場和政治運作的敏銳觀察和準確描寫,既顯示出作家豐富的生活積累,也顯示出他對社會重大問題的獨特見解。

                  但是,與前述“改革小說”有所不同的是,作家沒有止步于社會問題層面的探究,而是將筆觸瞄準順哥的心靈世界并層層掘進,凸顯他對于人生意義的追尋,從而塑造了一個具有新意的民營企業家形象。

                  順哥的人生可以大致概括為這樣幾個階段:大集體時期,他偷偷摸摸在家里縫制胸罩、衣服,以縫紉謀生活;改革開放初期,他來到漢口的江正街(其實就是著名的漢正街)開胸罩店,“變成了只知賺錢的牲口”;隨著企業越做越大,他感覺生活就是“搶錢”,野心暴漲,恨不得“把整個天地吞下去”;當資本積累完成之后,他決定在家鄉啟動“十化”和“三大項目”,意圖造福桑梓;經歷了企業破產危機,他制定了長遠發展戰略,決定開發荒山、研究再生能源,同時還成立了中華跛文化研究會,希望澤被后世。順哥所受的教育非常有限,并不具備太多現代理念。農民的傳統觀念和思維方式在他的腦子里根深蒂固,社會主義的正面遺產對他的價值觀有一定影響,他的思想和智慧主要來自于生活經驗。深入分析可以發現,順哥的心靈經歷了三次“蛻變”:第一次是有了孩子之后,實現了“傳后”這個本能的需求,他如釋重負;第二次是聽說了美國“諾頓皇帝”被人們懷念的故事,他開始思考人如何才能獲得尊重,也就是在賺錢之外,還應該有別的價值追求 ;第三次是聽了文化人葉蘇(諧音耶穌)的講座,他突然“覺悟”——天將降大任于斯人,決定承擔歷史使命,為人類做出“不朽事業”。心理學家馬斯洛把人的需求分成生理需求、安全需求、愛和歸屬感、尊重和自我實現五類,依次由較低層次到較高層次排列,后一個層次包含了前面的層次。順哥的人生不斷躍進、心靈不斷變化的歷程,也是他的心理需求不斷獲得滿足的過程。當他完成了“自我實現”之后,一個具有新意和深度的文學形象也就躍然紙上。

                  從以上分析可以看出,這部小說內涵是豐富的,主題具有多義性。第一重含義是國家治理層面的,只有限制政府權力,把經濟活動主要交給市場,社會生產才能充分釋放活力;第二重含義是公司治理層面的,建立現代企業制度,按照市場游戲規則運營,企業才能獲得良性發展;第三重含義是社會治理層面的,企業家應該自我完善道德,并以此推動社會實現公平。更有深意的是,小說還從哲學層面進行了思考——提出了“跛文化”的概念。小說中多次寫到順哥的兩個夢:一個是在正常狀態下他的“跛”,一個是在斜面上他的“不跛”。“跛”與“不跛”取決于環境,其中蘊含著對于文化、政治等問題的辯證思考。作家一層一層深入,建構起一個意義豐厚的小說空間。

                  這部小說讀起來引人入勝,在藝術上也頗具特色。首先,結構比較新穎。三個“引子”分別放在小說的開頭、中間和結尾,中心情節是講述順哥去北京求見大師、成立跛學研究會。整部小說的正文是按時間順序敘述順哥的創業史,三個“引子”將線性時間斷裂又互為呼應,起到“間離”情節的效果,構成敘事上的張力;同時通過“引子”中的議論和分析,強化了順哥精神層面的追求。其次,象征手法的大量使用,拓展了小說的意蘊空間。譬如,小說中反復寫到順哥撒尿和瘋狂做愛,對人的生物性本能的凸顯,表現出主人公生機勃勃的活力。無休止的欲望、蠻橫的野性、不竭的活力,這不正是早期資本主義的典型形象嗎?還有貫穿全篇的π詩,顯然象征著對人的終極意義的思考。第三,小說對遣詞造句比較講究,既達到“陌生化”審美效果,又生動、準確地刻畫了人物。譬如:“回家的路上,順哥荒蕪地笑:人家并不在意第一次見面沒有認出她來喲。”“荒蕪”一詞用在這里不落窠臼,形象地表現了順哥尷尬、失落的心理狀態。“順哥轉身兩手著地,弓著屁股爬到門邊,扶了門框,一把一把地把身體拉起來。”一連串的動詞勾勒出一幅電影畫面,凸顯了一個刻意引人同情的殘疾人形象。“駝背會計笑著說:這些錢都是大順家腌過的。”“腌”字一語雙關,既說明錢保存在腌菜壇中,又暗示錢乃是勞動(汗水腌漬)所得。另外,比喻的運用也十分貼切,如:“順哥暗自得意:他本來是期望牛主任帶他去相親的,未曾想到半路上被引進了窯子,讓他馬上就快活——也行。”不僅形象生動,而且切合人物的身份。

                  別林斯基說過,一個優秀的作家應該“向著而不是背著火跑”,必須敢于直面社會和歷史的關鍵問題。在我看來,劉詩偉就具有這種“向火而行”的勇氣。他具有豐富的社會閱歷,而且有著較為豐厚的哲學、政治學、社會學、經濟學、營銷學知識儲備,因而他能多視角切入社會、歷史癥結,并表達自己系統而深入的思考。這部小說有一處,他干脆塑造了一個叫葉蘇(其實就是作家的筆名)的人物來“代言”——從而推動順哥的思想嬗變。不過,作家過于強烈的“觀念”投射就像一柄雙刃劍,是容易傷害美學效果的。從整部小說的立意來看,作家認同亞當.斯密在《國富論》中的觀點,認為中國的改革應該繼續推進市場化和民營化,主張政府淡出,而以“看不見的手”來調節資源配置。在這一點上,小說的敘事內部又呈現出新的沖突:當拒絕依附政治、信奉市場化原則的秋收遭遇不正當競爭的時候,最終幫她擺平一切的并不是法律,而仍然是“政治”。在亞當.斯密看來,市場經濟只有在法治的基礎上才能充分發揮作用。秋收本來一直是作為順哥的對比性形象出現的,這個情節倒讓秋收與順哥最終歸于同一命運。可見,作者沒有憑觀念擺布現實,而是指向駁難與批判:這種內在的矛盾敘述恰恰深刻地表現了歷史的真實性——這正是市場經濟轉型時期的中國現實。另一個投射了某種觀念的情節則值得商榷,那就是以一種象征性的方式,讓別不立的自殺——為一種發展理念或模式“殉葬”,鮮明地宣判它的政治錯誤。雖然這一情節也有真實的歷史背景,但經驗啟示我們,囿于信息的不對稱和主流意識形態的遮蔽,匆忙的判斷是值得懷疑的。文學的價值主要不在于肯定地告知讀者何謂真理或者謬誤,作家的使命只在于真誠而真實地記錄已經發生或正在發生的生活,讓讀者去思考和判斷。對于一個思想型的作家而言,如何做到“有傾向而不唯傾向,有立場而不唯立場”,應時時對觀念“專制”多一份警惕。

                  相關文章
                  模板/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不能正確編譯:第1行不是&lt;z:config&gt;標簽:/data/apps/tomcat6/webapps/wwwroot_release/haozuojia/template/footer2.template.html 亚洲欧美另类在线图片区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品赏网